隆福寺的文化印記

  • 1580796600
  • 北京晚報

張雙林  隆福寺的廟會,已有二三百年的歷史,位居舊京五大廟會之首。據《大清一統志》載:“隆福寺,逢每月之九、十有廟市,百貨駢闐,古玩字畫,風味小吃,花鳥魚蟲,為諸市之冠?!?br>

記憶中的隆福寺廟會已是過去式。隨著隆福文化中心的開幕,擁有近600年歷史的隆福寺地區煥發出新的生機,攜帶著北京的歷史記憶華麗轉身,成為老城復興的新地標。

自隆福文化中心開業以來,人們對隆福寺地區的關注多了起來。其中,有在各類媒體上談歷史的,有談現實的,還有談未來的??傊?,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,是很好的現象。

筆者在位于隆福寺附近的東四西大街家中出生,并住了六十余年,對隆福寺還是有些了解的。其中,隆福寺地區與文化關系密切,并非始于今日,可以追溯到明清時代……

隆福文化歷史悠長

隆福寺始建于明景泰三年(1425年),清雍正九年重修。隆福寺很早就形成了廟會,昔日北京有“五大廟會”之說,即隆福寺(俗稱東廟)、白塔寺、護國寺(俗稱西廟)、土地廟和廠甸。

北京最早的五大廟會中,只有隆福寺在今日之東城,而其它則分布在西城和南城。明清時期,東城與文化的關系密切,國子監和科舉考試的貢院都在東城。無論是國子監的監生和貢院的舉人都離不開“文房四寶”和書籍,由此,隆福寺的廟會得天獨厚,擺攤買賣文房四寶和書籍碑帖的商家在廟會中占比很大,廟會也就有了很濃烈的文化色彩。不少文人學士專門到這里尋找心儀的古書,往往有些收獲。

隆福寺是“敕建”的皇家寺院,除寺廟建筑氣勢恢宏外,在明代廟內還有園林景觀,甚至于充滿田園情趣,有超出俗塵的意境,吸引了大批香客游人,除上層官宦、云游高僧出入頻繁外,文人學士更喜歡光顧。據史料記載,在隆福寺“有一些高僧、隱者談詩論道,‘開館授徒,以詩鳴叢林’”。明人陸容在《菽園雜記》中就記述了隆福寺的許多逸聞趣事,其中就有官人、文人與僧人在寺里詩詞唱和,相互交往的事。

文人來隆福寺,自然不會全是來此借機攀附達官貴人,有些文人全憑興致和寺廟的文化氛圍,因此免不了要吟詩作賦,在明人的《帝京景物略》中就有所記載,留下了“尋秋隆福寺,丹碧擁黃花”,“松杉留古籟,欄楯落天花”等詩句。曾任明代禮部尚書的吳寬有一首詩,則全面概括了隆福寺的文化意境,并且他還借景生情,抒發情懷:“步來禪榻畔,涼氣逼團蒲。竹雨檐前亂,茶煙林下孤。乘閑攜畫卷,習靜對香爐,到此忽終日,浮生一事無?!?br>

在明代,隆福寺是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合一的寺廟,也是北京唯一的,直到清代才演變成喇嘛廟。古代大的寺廟都有印刷經文的功能,隆福寺也如此,曾印制了大批漢、滿、蒙古及梵文經書。它的印經為后來隆福寺街的刻書(即印書)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國子監的太學生及貢院的舉人經常來隆福寺禮佛燒香,他們在“逛廟”的同時,帶來了各方的文化,使隆福寺與文化的關系更深了一步。在古代,許多寺廟都是文化載體,在宗教活動之外,借四季變化或節慶時辦一些諸如賞花、探春、尋秘之類的活動,或吟詩作畫,或談古論今,寺廟成為文化沙龍是很尋常的,并且出現了“開館授徒”(隆福寺在廟西辦過小學校),及“以詩鳴叢林”的現象。

古舊書業競崢嶸

隆福寺在清代成為單一的喇嘛廟,是理藩院管轄的京城三十二座喇嘛廟之一,寺內的園林景致不在了,但隆福寺寺廟文化并沒有因為成了藏傳佛教的禪林而衰退,反而影響到廟外。廟前的隆福寺街及其周邊胡同形成了文化街,其規模不次于南城琉璃廠,而且還有些琉璃廠所沒有的內容,如電影院、照相館、花廠、劇場等。文化街最主要的特色之一是書店多,而隆福寺街在這方面毫不遜色,其書店的數量和規模不亞于琉璃廠?!侗本﹤鹘y便覽》稱隆福寺是“明末至民國時期北京著名書肆集中地”,有根有據。

隆福寺街的書店是由廟會上的書攤發展起來了,正如李文藻《琉璃廠書肆記》所云:“城內隆福寺街,遇會(廟會)期多有賣書者,謂之趕廟,散帙滿地,往往不全而價低?!睆R會是有廟期的,隆福寺只是在每月的九、十日兩天開,有時逢年過節多開一兩天,但也是有時間限制的。廟會停辦的日子,各類攤戶也要養家糊口,也要營業,他們紛紛在廟前廟后廟左廟右擺攤叫賣,一些經營好的攤販還開起了店。隆福寺街各書店最早的興起也是這個規律使然。

近人在《隆福寺街的舊書業》一文中,對隆福寺街的書店有所介紹:“隆福寺街的書店最早開業的是三槐堂,清道光年間開設;其次是聚珍堂等七家,清光緒年間開設;問經堂是清宣統年間開設的;寶文書局等廿七家則是民國以后開設的?!敝袊鴷甑睦讐羲茄芯繄D書的專家,他在“文革”前專門寫了《隆福寺街書肆記》,介紹了從清代和民國期間隆福寺書肆的沿革、規模、變遷,當年他只列舉了20家,不是隆福寺街書店的全部。在全盛時期,街上至少有三十二家書店。一條小街能有30余家書店,這種規模在北京乃至全國都罕見。

古舊書店賣書買書是正常經營,只是商業形態,而隆福寺街的書店還刻書印書,則是文化現象了。據史料載,修文堂“曾印《誠齋殷墟文字》一冊”,文殿閣“編印《國學文庫》四十一種,計四十九冊,及《西洋人論中國書目》五冊”。隆福寺街的幾家書店刻書、印書,顯然與當年隆福寺刻印佛家經典是一脈相承。有些書店以經營古舊書為主,并兼有修補、整理舊書的業務,而修補舊書的技術在今天能掌握的已寥寥無幾,而當年隆福寺的書店里每家都有幾個行家里手。

書店是傳播文化的基地,隆福寺各家書店都有幾個有文化內涵的掌柜、伙計,他們不但對圖書版本學知識有專長,而且對一些書的來龍去脈了如指掌。在民國之后,許多書店都與文人學者、大學教授和大學圖書館有業務關系,為他們的學術研究及教學提供幫助。書店的店主、掌柜和伙計個個圖書知識豐富,乃至胡適先生也對他的學生們說北大(沙灘)“這兒距隆福寺很近,你們應該經常去跑跑,那里書店的老掌柜懂得的,不見得比大學生懂得少呢!”

影院劇場盡輝煌

除書店多之外,隆福寺地區其他文化形態也很發達。在短短的一條小街上分布著蟾宮、明星兩家電影院,前者以上映新片為主,后者則是二輪影片的放映為主。新中國成立后在這里還建了東四工人俱樂部和東四劇場。北京市內各區都建有工人俱樂部,是工會系統的。各區俱樂部的形制一樣,隆福寺的工人俱樂部屬當時的東四區(后來東四區與東單區合并稱東城區),既能放映電影,又可演戲,還有其他活動的場地,如閱覽室、夜校上課教室、練歌廳、棋牌室等,頗受工會會員歡迎。工會會員在這里看電影,憑會員證少收5分錢。而這5分錢在當年用處不小。

在隆福寺內建有的東四劇場曾紅火一陣,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,是東四曲劇團的專用劇場,上演北京唯一的地方戲北京曲劇,其中由車錦如主演的《清宮秘史》很上座。筆者的一個鄰居的姑爺原本在隆福寺里當喇嘛,后還俗,一度在這個劇團里當過龍套演員,每天掙個塊兒八毛的,也能養家糊口。另一個鄰居,在茶館里唱大鼓的“大鼓妞”范小娥也成了曲劇團的主角。

從東四劇場可以追溯到“景泰茶園”。有清一代,內城是不許演戲的,而隆福寺街的景泰茶園破例可以演些雜耍曲藝為民取樂。民國之后,景泰茶園易名為來福戲園,也曾紅火過一個時期。此外,街中的“福全館”,是不賣散客的“冷飯莊”,內設戲臺,也演堂會戲,1937年“民國四少”之一的文人張伯駒四十歲生日的堂會就在這里舉辦,張伯駒與楊小樓、余叔巖同臺演出《失街亭》,被傳為梨園佳話。

隆福寺街后來文化設施的增加,顯然與歷史上的文化傳承有關。在電影院、劇場之外,這條街還曾有幾家照相館和五六家買賣鮮花的花廠。照相技術是從國外引進的,被認為是文明象征之一。

當年隆福寺的廟會也曾有文明的規定,打把式賣藝者不許說臟話罵人,說相聲的場子因時有出口不遜的表演,不允許婦女兒童入內,以罵人為業的“天橋八大怪”之一的“大兵黃”就不許在隆福寺內表演罵人“絕活”。隆福寺廟會有別于天橋而贏得文明的好名聲,也是隆福寺文化的一部分。

隆福寺及其周邊小街、胡同的文化傳承歷史悠久,直到2010年最后一家中國書店搬走,兩家電影院先后關門而終止。隆福地區的文化在當地的一些買賣字號的名稱中也有體現,如飯館稱灶溫、白魁,照相館稱光陸、麗容、玉昌,有詩意有溫情。此外,街中的長發酒店據傳是大清勛臣??蛋埠笕碎_的,廟門口擺小人書攤的老人金恒蘭系貝勒毓朗的直系親屬……長街兩旁的小胡同的名稱也頗有文化色彩,如轎子胡同、孫家坑胡同、廣匯大院、懋茂大院及大溝巷等。街上的兩三家茶館白天有棋牌,晚上有評書,著實熱鬧了一些年頭。如今,隆福文化中心的開業,不但使老北京人回憶起許多滄桑往事,而且也使他們憧憬未來,希望隆福寺地區能繼承歷史文化傳統,呈現新面貌。

  • 編輯:方月月
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征文啟事

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咨詢QQ:490768046

編輯推薦

    專題推薦

    文化北京

    我要查

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Copyright ? 2002-2020 www.603315.live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

    河北快3今日开奖号码